首页 娱乐 正文

流金岁月插曲(流金岁月插曲谁唱的)

娱乐 17

《流金岁月》里最让人反感和讨厌的人,不是章安仁,也不是袁媛,而是蒋南孙。

蒋南孙这团体在蒋家还没有彻底衰败的时候,一副与世无争,人淡如菊,淡泊名利的样子,她是蒋公主,从小吃好的,用好的,不需要为糊口和款项发愁。

当蒋家流浪,蒋爸爸跳楼身亡,妈妈远走外洋,奶奶需要人赐顾帮衬,讨债的人天天上门的时候,蒋南孙就迅速酿成了流浪公主,她放弃了博士学业,一边赐顾帮衬奶奶,一边任务还债。

但是,看完蒋南孙的蜕变进程,这哪里是什么女性生长,蒋南孙之前一直看不起章安仁的到处圆滑,八面见光,其实前面自己做的事比章安仁更恶心。

任务赶上鄙陋男,用灌音证据威胁对方要钱

蒋南孙任务之后赚到的第一笔钱便是操纵鄙陋男上司大罗对自己的非礼来敲诈对方得来的。

作为一个初入职场的小白,蒋南孙在第一次跟鄙陋男加夜班的时候,就已经大白了大罗这团体是个好色之徒。

展开全文

关于职场遭遇咸猪手的事,个别的女孩子要么抉择不但独跟男同事出去,要么向公司举报,实在不可还可以报警,就连朱锁锁和李一梵都感觉如果遇到非礼的事最好便是报警。

但是一向清高,嫉恶如仇的蒋公主抉择了再忍忍。

在鄙陋男又一次邀请她零丁去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蒋南孙明显知道一团体去会有危险,但是她照旧去了,还自作聪明地用手机录了音,如果不是李一梵实时赶到,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蒋南孙觉得自己有灌音证据在手,就不怕对方了,她跟鄙陋男要名目提成7万块钱,还要分走鄙陋男所有名目的百分之十的提成,这便是狮子大闭口了。

固然蒋南孙也如愿得到了7万块钱,归还了蒋家的第一笔债务。

但是她显然低估了鄙陋男的职场实力,得了7万之后就被鄙陋男用伎俩赶出了公司。

蒋南孙拿了这7万之后,对自己行为的评价是: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名目奖金,该是自己的钱就要争取,不应是自己的钱一分也不要。

蒋南孙也知道靠自己的人为的话五年十年也还不清爸爸的债务,所以她逼上梁山,走了捷径。

这7万块真的是蒋南孙应该得的吗?

蒋南孙才上班多久?估量一个月都不到吧,公司给新人的名目奖金只有3000罢了。

鄙陋男做一个名目大略可以赚40多万,这个是公司老板知道的,而且老板也不干预他赚钱。

蒋南孙凭什么作为一个刚入职的员工可以拿7万名目提成呢?还要别离人所有名目的百分之十的提成,凭什么呢?这些名目都是人家鄙陋男谈下来的,跟蒋南孙有什么干系?

后果到了蒋南孙这里就成了她一个方才入职的小白应该得的。

这是什么样的代价不雅?实在不敢苟同。

鄙陋男是很恶心,蒋南孙可以报警,可以让他受到应该有的惩办,但是就义自己来垂钓对方,拿到灌音证据来敲诈就不太光亮磊落了吧?何况敲诈也是违法的。

还记得她男伴侣章安仁举报王永正的时候吗?蒋南孙但是端着一副不吃烟火食的令媛巨细姐的架子站在品德制高点上对章安仁的人品质疑了好久。

流金岁月插曲(流金岁月插曲谁唱的)

此刻事情到了自己身上,不也唯利是图,见钱眼开了么?

流金岁月插曲(流金岁月插曲谁唱的)

所以,蒋南孙这团体便是对自己是一套规范,对别人又是另一套规范。

抢走袁媛的三个客户,经由过程人脉干系冲击弱者

蒋南孙做的第二件让我感觉恶心的事是帮李一梵看房,最后抢走了袁媛的三个客户。

这点能够许多人感觉袁媛原本就做得不合错误,她伪造自己澳洲留学返来,家里很有钱的身份就不合错误。

袁媛的不合错误,只能阐明她的操行有问题。

但是无妨碍袁媛依然是个尽力的人,她作为一个发卖,伪造了身份,打造了一团体设,这是不合错误,但是她并没有伤害到你蒋南孙,也没有棍骗买屋子的人。

三套屋子,她争取到了公司的最低扣头,屋子的质量也没有问题,李一梵也筹算签条约了。

但是蒋南孙就因为看不惯袁媛,操纵了自己的人脉,把老板秘书搬出来,给李一梵争取了百分之0.1的优惠。

愈加让人愤恚的是做了暴徒,转头又把提成算在袁媛头上。

这是干嘛呢?伤害性大,侮辱性也很强。

关于袁媛来说,蒋南孙不来插这一脚,她能够早就签约了,客户是她找来的,提成原本便是她的,她没有违反公司的规则,给了最低的扣头。

蒋南孙把范秘书搬出来,让公司的辅导来粉碎了价钱,这是分歧理的,这说白了便是私人抨击。

正常范秘书也不会出头,为什么呢?就为你蒋南孙前男友的前女友?犯的上吗?

或许不耻袁媛这种学历作假的行为?那么范秘书应该让老板把袁媛开除,而不是还让她持续留在精言任务。

蒋南孙为什么要做这么恶苦衷呢?为了李一梵,能给对方省几何钱?俩人的干系也没好到阿谁境界。

何况,阿谁时候,袁媛并没有妨碍到蒋南孙什么,袁媛后期靠近王永正莫非不是蒋南孙的此次行为才去抨击她的吗?蒋南孙这么做完全便是损人倒霉己。

或许说习惯了用自己的干系去冲击比自己弱小的人,经由过程看袁媛笑话来显示自己的优越感。

蒋南孙没有生长,她不外是活成了第二个章安仁

蒋南孙其实挺双标的,对章安仁的时候,蒋爸爸去找章安仁乞贷,她通知章安仁不要借给她爸。

但是当章安仁真的懊恼这件事的时候,她又用“那你到底是借照旧不借?”来试探人性。

当她和王永正在一起的时候,她感觉对方要追求的便是自由和胡想,家里负债的事绝对不克不及和对方说。

在王永正这里,人家只是她的男伴侣,没须要承当她的债务,怎么到了章安仁哪里就需要人家有责任了呢?

越看到最后就越感觉蒋南孙不是什么女性的励志生长,她和章安仁一样,为了钱也可以算计别人,为了还债也可以八面见光。

但是她偏偏照旧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这就很烦。

你说你跟朱锁锁一样,供认自己没有那么圣洁无暇,也会为了五斗米折腰也没什么丢人的。

蒋南孙看起来便是一朵白莲花。

她的任务也好,尽力还债也好,许多都是成立在强大的人脉上的。

你看读不了博之后,有相亲男李一梵立马给引见任务;分离之后,即刻有王子王永正保驾护航;为了进杨柯的公司赚钱,也是因为朱锁锁的干系,杨柯才委曲了承受了她;在唐欣手下干事,同样是李一梵牵线搭桥。

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所谓的女性生长,偏偏还老是立自己很独立自强,替父还债的圣母白莲花的人设。

固然她的生长能够便是表现在怎么用强大的人脉干系来碾压章安仁和袁媛这样的真正想经由过程自己的尽力来改动运气的人。

为什么说蒋南孙越来越像章安仁?

如果说章安仁是经由过程来往一个衰败巨室女来晋升自己的体面,那么蒋南孙便是经由过程冲击袁媛这样的弱者来满意自己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而他们在面临比自己强的人的时候同样自卑。

章安仁对蒋南孙那是到处奉迎,毫无尊严。

蒋南孙在面临王永正的时候同样没有自信,她不敢通知对方自己的债务,因为蒋家彻底衰败之后,她在王永正眼前不再是什么蒋公主,而是一个要带着奶奶,还要还债的崎岖潦倒公主。

她也要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和男友的干系,也感觉男友不该该接受这些世俗,他应该活在胡想和自由里。

章安仁和蒋南孙何其类似,章安仁感觉蒋南孙应该做一辈子的蒋公主;蒋南孙感觉王永正就该一辈子干自己喜欢的事。

固然,最后我照旧想说,即便成为章安仁这样的人也没什么欠好,供认自己没有那么崇高也不是件丢脸的事。

但是又当又立就不太好了。

打赏
扫码二维码